|门户首页
返回图片频道

杨箕村生死录(上)(1/18)

杨箕村生死录(上)

加载中...
2013-5-29 17:39:32 腾讯网 访问次数:

杨箕村生死录(上)

      杨箕村位于广州市的市中心,比邻广州大道和中山大道交界。这条951年历史的古老岭南村落曾经容纳了4万外来人口。按照原计划,杨箕村的改造在2011年年中开始动工,到2014年年中村民可全部回迁。但直至目前,仍有5户村民约10栋房屋坚持留守。

      村子一直在拆,昔日的古老村落已然成为废墟。位于市中心的杨箕村在城市霓虹的灯光下宛如伤疤一样存在。在这片即将消失的土地上,2012这一年,有人留守,有人绝望,他们顶着巨大的压力抗争,有人付出了生命的代价……

      娥姐之死

      2012年5月9日,52岁的杨箕村村民李洁娥从拆迁空地内一栋待拆5层居民楼上,纵身一跃,跳楼身亡。她被邻居们亲切地称为“娥姐”,却用死亡结束了自己作为杨箕村“最后留守户”的生活。

      在2012年3月21日,李洁娥在杨箕村永巩二横8号的房屋,被广州越秀区法院拆除。前一天下午,李洁娥曾和另一留守户姚慕嫦被拘留。当时,其他留守护认为将“有事发生”,当晚整条村里弥漫着紧张的气氛,数辆钩机进村。

      在李洁娥自杀前两天,她还曾和好友姚慕嫦到越秀区司法所为房子上诉。5月9日当天,李洁娥原本与姚慕嫦约好去省政府上诉,但上午7点时,她突然和姚慕嫦说自己不去了。

      姚慕嫦当时说,“你不去,以后我也不带你去了。”

      结果,再无以后。

      不堪重负的留守

      李洁娥是杨箕村最后15户未签协议的居民之一。她被拆的家是一栋三层半的小楼,上世纪80年代,她已故前夫冼传威与房子的前租户合建了现在这栋房子。但因房子重建未获政府批准,所以原宅基地使用证的原件被收回后,新的宅基地使用证并没有下发。

      这等于说,李洁娥的房子至今没有产权证明。于是不可避免地,李洁娥的房子成为了拆迁时间表中的重点清除对象。同时,在所有的留守户中,李洁娥的情况也最为特殊,因为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房子的归属问题。

这也成为了李洁娥心理最终崩溃的原因之一。但李洁娥好朋友姚慕嫦坚信,房子被拆前一天的那次拘留,才是压断李洁娥的最后一根稻草。根据媒体报道,2012年3月20日下午,姚慕嫦和李洁娥被强行押入拘留所,李洁娥因为身体不适,被转入了广州武警医院。当3月28号李洁娥从医院辗转回家时,家已不在。

      在一些媒体的报道里,可以看到娥姐的好友姚慕嫦回忆说,李洁娥在这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。这个爱跳舞,爱打麻将,曾经靠每月4000元固定的租金、过着不错生活的南方村庄典型妇女,在死前的一个多月里,不是唉声叹气,就是在暂时借宿的邻居家客厅呆坐。

失魂落魄的娥姐,最终走上了死亡的不归路。

      在李洁娥跳楼时散发的遗书里,有着这样一句话:

      “我心真的是很辛苦……我要走了,走了就没有痛苦了……”

      李洁娥死后的长时间里,杨箕村再次恢复平静。村里留守村民的生活并没有得到丝毫的改善。

      位于市中心的杨箕村目前被拆得七零八落,与周围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的CBD中心显得格格不入。夜幕下漆黑的杨箕村被城市霓虹灯光包围着,内部依稀的灯光证明着有人的存在。杨箕留守户承受着各种包括生活和心理的艰苦,这份苦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。

      留守户称,拆迁接近三年时间,他们经历被放蛇、被断水电、被挖沟逼迁、被气枪射击窗户、被黑社会恐吓袭击。渐渐地,他们再不相信陌生人了。“杨箕村必定会有第二个李洁娥出现。”杨箕村的留守户梁金垣于2012年12月8日被六名不明身份的人在家中袭击后肯定地说。

热门排行

网友评论